乳房纤维瘤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罗麦炎干净课堂失传的营养学远离 [复制链接]

1#

直销是趋势!

电商是趋势!

直销+电商=趋势中的趋势!

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不找熟人!

告别东奔西跑,零费用市场做遍全球!

罗麦潇敏导师:
   打个比方您就容易理解了。比如说有一个人是世界上最会修墙的人,世界上什么样的墙他都修过,而且经他手修的墙,您根本看不出是哪里坏过。结果就到您这堵墙他怎么也修不上,而您这堵墙又不是什么特殊的墙,可他就是修不上,您说可能是什么原因?我想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您没给人家把修墙用的砖和水泥等这些原材料准备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修什么都是需要原料的。您想想,桌子坏了用什么修?您肯定知道用木头,为什么?因为桌子是木头做的,而墙坏了您肯定知道要用砖修,因为墙是砖垒起来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坏了一定要由组成它的原料来修,这是真理,是永远不会变的规律,所以没见过哪位的自行车坏了,丢一个螺丝,把手指头往里一插就走了。


   我们人类很聪明,知道东西坏了要用原料修,可从人体的修复能力或从营养学的角度看,人类犯的最愚蠢的错误就是对于我们自身坏了却不知道用原料来修,而是用药修,可您不是用药做的,这样修是不合理的,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才有那么多的病治不好,比如慢性胃炎,治疗几十年也治不好。


   那么您是什么做的呢?您是由蛋白质、脂类、糖类、维生素、矿物质和水等等做成的。所以您坏了应该首先想到和做到的是用这些原料修。这些东西统称为营养素。营养素就是能够被您的身体吸收并参与您身体构建的那些物质。讲到这里,您就知道我们人体每天是怎样维护自身健康的了,就是损伤——修复——原料——营养素的过程(图11)。损伤是随时随地时刻发生的,所以修复也是随时随地时刻发生的,而要想达到完美修复,就需要原料,原料就是营养素。尽管损伤——修复——原料——营养素这条线才区区九个字,但它包含了很深的道理,需要我们反复去悟,它是医学和营养学的灵魂,是营养医学的根本。

营养素就是用来治病的


   “营养素”是不能治病的,这是极普遍的大众认识,甚至绝大多数的医生和卫生部门的官员也是这种看法。这可能与三方面的原因有关:一方面是我们已经为一些所谓的营养品买过不少单,比如以前很流行了一阵蜂王浆、鳖精、王八膏、燕窝粥等。往往买这些产品都是用来去看病人、老人或作为礼物送给别人,也没见谁因为吃了这些产品病好了。更多的是因为没什么好买的,买这些东西看上去好看听起来感觉也不错,毕竟叫营养的东西。这些东西理论上也不错,但没有任何效果的原因很多、很复杂,比如有没有做到货真价实?原材料的选择、生产工艺等等,您千万不要觉得生产这类东西很简单,因为其中的营养物质很容易流失或遭到破坏。另一方面一些朋友给父母买一些人参、虫草等贵重的中药材,期盼父母的身体能更好一些,但其后往往也没看出什么效果,甚至有些适得其反。关于高级补品的问题会在稍后更详细地分析。还有一方面的因素,就是今天我们在学校里学的营养学还没有上升到营养医学的境界,还没有认识到营养学在治疗疾病和维护人们的健康中应该起主导作用而不是今天的辅助治疗的角色。其实这种现象也不是中国特色,而是全世界的营养学水平都差不多。我认为这是现代营养学发展的悲哀。


   那么营养素能不能治病呢?很简单,纤维素、维生素B、维生素C、钙、医院也经常使用,医院为什么要用它们呢?我们常常会听到一些朋友说营养素是不能治病的,纠正亚健康还可以。正如前面讨论的,所谓的亚健康就是疾病的早期阶段。如果您承认可以纠正亚健康,也就是说您承认营养素可以纠正疾病的早期阶段,那您说能不能纠正疾病的晚期阶段呢?仍以冠心病为例,如果您承认营养素可以消除血管40%的堵塞(此时即是所谓的亚健康阶段)。您说能不能消除血管70%的堵塞呢(此时已出现临床症状,您自己已经有感觉,即发病了)?一定能呀,因为40%和70%之间只是量的区别,而没有质的区别,只是消除70%的堵塞比消除40%的堵塞用时长一些。所以营养素不是用来吃着玩的,营养素是用来治病的,是用来随时随地维护我们健康的。而且也只有营养素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营养素用来治病的原理,就是给机体原料,身体会通过修复能力,使用这些原料把身体各处的损伤修好。损伤就是疾病,因为损伤有急性损伤和慢性损伤之分,所以疾病才分为急性病和慢性病。

★长按
   从营养医学理论角度来说,营养素包治百病,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地方。有人说:“你说营养素什么病都能治,简直是胡说,是不可能的,整个儿一个大力丸。”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营养素是作为原料通过修复发挥作用的,而人正是由蛋白质、脂类、糖类、维生素、矿物质和水等这些营养素组成的,您的头是营养素做的,您的脚也是营养素做的,您的肝是营养素做的,您的胃同样是营养素做的,所以您哪里坏了都需要用营养素来修,所以营养素就可以治疗您全身的疾病,而且效率极高。

有一次,10来个人到我那里去看病,我很快就给他们都出好了方案,没一会儿,有好几位又回来了,他们很生气,质问我为什么他们是不同的病,给吃的都是相同的“药”,我说,那没办法,谁让你们都是人呢?要是墙,我就去搬砖来修你们了。而且吃营养素非常划算,可以吃一口管全身。治病的效率极高,会对您全身各处的损伤同时进行修复治疗。陈姨,60多岁了,一身的病,当她跟我描述她的病时,我的感觉是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儿是没病的了。心脑血管疾病,包括脑缺血,经常头痛、头晕,心肌缺血,高血压。另外还有肥胖、脂肪肝、高血脂、糖尿病、失眠,骨质增生导致的腰腿肩颈疾病。她的糖尿病很严重,一天要用42个单位的胰岛素,使用营养素一周的时间,胰岛素的用量就减到22个单位了。两周后,她全身的疾病都明显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第4节为什么今天的医学对慢性病束手无策

一个慢性病的发生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它是身体修复失败的外在表现。身体的修复能力不会轻易地就放弃就举手投降的。当身体的某一处损伤后,身体就开始修复,而慢性病的发生过程就是不断地进行损伤修复。修复再损伤、再损伤再修复的往复过程,通俗地讲就是身体的某个地方坏了,给修上后又坏了,再给修上后又坏了,这个过程不断地重复进行。在这一过程中,身体会从全身各处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营养素到受损伤的部位进行修复。我们的身体很有意思,最会干的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的事,但前提条件是东墙允许拆,拆一点也没什么大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再也没有多余的东墙可拆了,此时本质上就是可调动的营养素被耗尽了,没原料了,修复才眼看着损伤的发生而无可奈何,自己空有一身的本领而无处施展。

 从这一过程就可以看出,一个慢性病的发生不是单一器官的问题,它牵涉到全身的多个系统甚至是各个系统。因为在发病过程中,要从全身各系统调动营养素来修复。比如说慢性胃炎,您觉得慢性胃炎单纯是胃的问题吗?慢性胃炎肯定跟胃有关,但也跟肝功能有关。哪些人容易得胃炎呢?脾气急的,小心眼的和工作压力大的,胃炎的人往往睡眠不好,睡眠不好的人胃也不会太好,也就是说胃病的发生还跟神经精神系统有关。再找的话还会找到更多的系统跟慢性胃病的发生有关。所以慢性胃炎的发生不是单纯胃的问题,而是多系统功能紊乱造成的,是多系统功能紊乱在单一器官的表现。

 人类的慢性疾病都是多系统功能紊乱在单一器官的外在表现。也就是说慢性病是系统问题。一个病的发生不要说是多系统功能紊乱造成的,就是一个系统功能紊乱造成的,医生也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平时我们经常遇到系统问题。所谓系统就是能够独立完成一个任务的所有部件的总和。比如一台电脑就是一个系统,您在使用电脑过程中,死机了,就是系统乱了。您做什么了?您只是按一下电钮重启,重启的过程是做什么呢?是系统自我恢复的过程,系统自己检查是哪里出了问题,刚才死在哪里了,找到后自己把问题解决,您从没见一个人使用电脑一死机,马上拆电脑,非要看它死在哪里了,好把它修好。疾病的发生也是相同的道理,是系统乱了,凭医生不可能把系统紊乱纠正,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让系统自我修复。而人体的修复能力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医生解决不了系统紊乱的问题呢?不是因为医生笨,而是跟药物作用于人体的方式有关。今天的医学总想插手系统内部事物,药物的作用不是在系统层面的,而是作用点非常精准,直接作用于某个器官内的一些细胞中的某个位置,例如线粒体中的某个酶、或细胞膜上的某个酶、或细胞内其它的分子。分子组成细胞,细胞组成器官,器官才组成系统。可见分子层面和系统层面相差太远了,本来是系统问题,药物却作用于系统内的一个点,而不顾一个系统内或多个系统内很多点的紊乱,所以药物不可能纠正系统紊乱。举个例子,一个系统乱了可能是因为上千个反应慢下来了甚至是停止了,而药物只激活了其中的一两个反应,那这个系统问题怎么能解决呢?系统问题一定要在系统层面上解决。只有人体的修复能力才能做到。比如胃炎,本来是一个多系统功能紊乱的结果,但医生总给治胃病的药,而不是纠正多系统的紊乱,所以胃炎就成了很难治的病,一治就治几十年,直到变成胃癌,就没时间治胃炎了。当我们找准正确方向,即发挥人体的修复能力,一个胃炎从治疗开始到临床症状消失只需要两周的时间。


   尽管医学的发展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但我们对人体的认识还极为肤浅,很多认识甚至是幼稚至极。比如为什么人一着急就容易烂嘴角?为什么人一着急生气就容易牙痛或牙龈肿胀?人体太奇妙了,从人体的修复能力就能体会到其中的一点点。您说人体的各种器官各个部位怎么就知道自己应该长成那个样子?而不是其它的形状?就好像盖大楼先要有设计图纸一样,人体内也应该有这样的“图纸”。否则为什么肝脏就长成那个模样?而且长成后就自动停止生长?但全身各器官的“设计图纸”存在于哪里?我们还不知道。但这个概念很重要,因为修复也需要“图纸”,最好的修复是什么细胞坏了或消失了,就原样修复。如果不能原样修复,身体就会用不得已的修复方式,即纤维化。即使通过纤维化,身体各器官也力求恢复该器官原有的形状,这真的是非常奇特的现象。修复是有两个层面的,一个是在组织水平上的修复,这就是上边讲的内容,通过这种修复恢复身体各器官各部位原有的形态和形状。而另一个层面的修复是在细胞水平上的。细胞也是一个系统,也有自我修复能力,如脂肪肝就是肝细胞内脂肪多了,形成脂肪滴,通过修复,可以消除细胞内的脂肪滴,使之恢复正常。细胞的修复也应该是有“图纸”可循的,这个图纸又在哪里呢?可能很多朋友都认为在细胞核内,笔者也同意您的见解,但我想跟您说,事实上可能没这么简单。细胞的修复还体现在细胞的再生能力上,通过细胞再生,可以将组织器官原有的缺损修复,所以细胞可以通过再生参与组织的修复。总而言之,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应该长什么样,您的身体自己最知道,您的身体哪些部分长得不合理,也是您的身体自己最知道,而且它还有把不合理的地方改造成合理的能力,但前提是您给它提供充足的原料——营养素。

第5节不要给系统添乱


   正如上边讨论过的那样,人体每一种疾病的发生都是多系统功能紊乱的结果,对于系统问题,我们只能依靠人体的修复能力,才能把它解决。也就是说系统问题只能在系统层面上解决。而今天,我们很多的治疗手段不但没有帮助紊乱的系统修复到正常,反而导致系统进一步紊乱。


   比如女性的月经问题,月经该来没来,医院就用黄体酮来纠正。月经不来,至少说明她的内分泌系统紊乱,还可能伴有其它系统的功能紊乱,如消化系统(肝的功能不良)、神经精神系统(精神压力大,过度生气或郁闷)的功能紊乱,这种情况下用雌激素和黄体酮会进一步干扰患者内分泌系统各器官的功能状态,如垂体、肾上腺、卵巢等等,会导致内分泌系统进一步紊乱,即使应用黄体酮来了月经,也是人工假象,用不了多久,黄体酮就会失败,内分泌系统会更加紊乱。再比如系统性红斑狼疮,不要说不是激素缺乏造成的,如果是因为激素缺乏造成的,那就应该想办法帮助肾上腺产生所需要的肾上腺皮脂激素,而不是从体外给,因为体外给会进一步抑制肾上腺自身的功能。这样的例子在临床上举不胜举。


   从这条线还可以看出营养医学是多么正确的道路,而且治疗我们的疾病极其简单,身体有极其强大的修复能力,那我们就不用操心人家是怎样修复的了,只要我们把原料给足,病就可以治好了。这样看来营养医学是极其简单的。它可以简单到您什么也不用想,只管给原料,但它也很复杂,很深奥,深奥到什么程度呢?人体有多复杂多深奥,它就有多复杂多深奥。

营养医学研究成果

炎干净是林晊丞教授与澳洲、台湾的量子能量学家一起花了12年时间研究出来的,从全球十万种食物中精选出二十多种最有助于细胞再生的有机原材料,采用先进的高度浓缩技术提取有效成份,保持有效成份的活性,加上量子能量学原理,采取黄金配比,成为可以达到代餐作用的、具有消炎、排毒效果的、最好的营养原食品。

《人体材料学》揭示:炎干净通过供给细胞最好的营养,造最好的细胞、最好的血液、生成优质的超级免疫细胞,从而杀死病毒、细菌、清理死细胞。

罗麦人遵循汪静董事长的建业理念,完善自己的人生规划,并从一点一滴做起,履行着“健康使者”的光荣使命,罗麦人时刻都以国家法令为依托,在遵纪守法做营销的市场中辛勤地耕耘着,收获着!

罗麦科技集团欢迎您的考察加盟!

罗麦科技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